非著名职业打尻师

白嫖号……会给评的不要打我……
我只想窝在角落,悄悄的打尻……
明天也能努力就很好了。

枪之勇者偷看了盾之勇者很多次,盾之勇者发现了一次。

第一次写文,大纲文,ooc慎点


想写穿越很多时间线,看了很多次尚文,终于被发现了一次的元康的故事


格式可能不太对,还可能有错字,因为我是第一次写文orz


bug可能有,如果发现了一定要指出来"


最后,我怎么又跳极地了,为冷圈添柴火qwq



      枪之勇者无数次偷看盾之勇者,最后一次终于被发现了。


       在北村元康通过自己长枪的能力〔时间回溯〕带着宛如金手指一般对未来的记忆返回故事的开始后,他就下定决心要保护好自己的岳父大人。


     要说为什么,那肯定是为了能再次见到可爱的菲洛

碳。为了菲洛碳,他可以将奴隶商人所有的菲洛鸟蛋买下来,培养成天使形态,只是为了能再见菲洛碳。但在之前的时间线他尝试过不去管岩谷尚文用国王给的钱买下所有菲洛鸟蛋,可到最后也没有孵化出他的天使,也让元康意识到了一点。


      想要孵化出菲洛碳,岳父大人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想到这,元康不禁悄悄打量了一眼刚刚被召唤来到异世界,正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的岩谷尚文。为什么少了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青年,就无法诞生天使一般的菲洛碳?看着傻里傻气的尚文,元康独自纳闷着。而尚文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沉浸在开启异世界传奇人生的幻想之中,他上辈子就是个平凡无奇的宅男,难得来到异世界一定要成就一番事业呐!想到身为勇者肯定前途无量的光明未来,尚文嘴角都忍不住俏俏的往上扬了起来。


     他们在昏暗的通道里走去王宫,只有墙壁上为了透气随意开的勉强称之为窗子的东西能投进来一两束光线。元康百无聊赖的悄悄瞅自己傻乐的盾之勇者时,好巧不巧的撒进来一束奶白色的光,扑了他岳父大人一脸。


     尚文并不像树一样可爱清秀,也不像炼一样自带冷酷美男气场。他头发有些炸乎乎的,睫毛也不长。但他绿色的眼睛像春水一样烨烨发光,这样如同宝石一样透彻的眼睛,如果睫毛太长遮住了反而不好。阳光将盾之勇者的头发抹上一层暖和的白光,恍惚间竟然还有些和菲洛神似。元康毫不掩饰的看着毫无察觉的盾之勇者,就这样一个拿枪的痴痴呆呆看了一路,一个拿盾的走走停停傻乐了一路来到国王面前。


     事后元康告诉自己,绝对是因为他是抚养菲洛碳长大的人才不知不觉看了这么久的,对,一定是!


     想起之前也有看着盾之勇者就移不开视线的经历呢,那还是在最初的时间线时,回想起来元康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盯着看了这么久。


      那时的尚文不像现在这样可爱,他在遭受过背叛后就不再相信任何人了。他带着兜帽在繁华的大街长与元康擦肩而过,元康控制不住的将视线锁在他的脸上,看到他那宛如沼泽的绿眼睛,凶狠的皱在一起的眉毛和看起来有些憔悴的黑眼圈。尽管只是擦肩,却让元康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直到盯着那绿色斗篷的背影消失才人群中才反应过来。


      原来他是这么温柔的人啊,元康想到,果然因为岳父大人是这样温柔的人才能培养出菲洛碳这么优秀的天使呢。


      一定要好好保护岳父大人,不要让蠢猪和坏蛋们有机会伤害他!不知不觉就下了这样奇怪的决心。


       枪之勇者便神神叨叨的,半步也不离开尚文,这让尚文有些别扭,支支吾吾的请求到请元康也不要像对小孩子一样对他,他好歹也是个勇者啊。元康只得将保护工作转到“地下”悄悄进行。


       于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枪之勇者带着一腔保护岳父大人的决心从窗户翻进盾之勇者的房间。虽然似乎有点变态但是一旦想到是为了保护岳父大人就觉得就算是夜袭也是自己的圣神职责呢。


       元康靠床坐在地板上,月光窄窄的一条吝啬的投在他岳父的身上而将他藏在了黑暗里。尚文睡觉很乖,元康没听见鼾声也没听见他磨牙,甚至也不经常动,只是用被子将自己蒙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合上的眼睛,不经让元康有些担心了。


       不会闷死吧?要不帮他扯开一点?这么想着便决定动手的枪之勇者轻手轻脚的爬起来,轻轻的扒开被尚文捂在脸上的被子。他岳父睡得很深,一点察觉也没有。


       果不其然尚文的脸被捂的红红的,因为终于透气了小小的哼了一声表达满意。按理说一个大男人盯着另一个大男人因为透不过气而脸红的脸不会发生什么,跟何况尚文也不是掰弯性向的那种清秀漂亮的男人,但元康奇怪的发现自己的脸也滚烫了起来。他赶紧缩回床边坐下,却还是忍不住偷看睡着的尚文。就这样,一个大男人在床上因为被被子捂到鼻子脸红了一会,一个大男人在床下因为床上的大男人脸红了半宿。


       “所以,元康君为什么在我房间里啊……”今天的盾之勇者也是搞不清楚虽然身为同伴强的可怕却奇奇怪怪的枪之勇者的一天。


       接下来升级打怪的日常平静的不像异世界的冒险剧情。上午尚文和元康分头行动,盾之勇者带着元康买来的菲洛鸟小黑到森林边缘打怪升级,而枪之勇者深入森林为尚文获取升级盾牌的材料。下午盾之勇者负责将材料融合进盾里开启新功能,而枪之勇者闲下来,照顾他的菲洛鸟。本以为日子会像这样平白无奇的过下去,岳父大人会慢慢变强,菲洛碳也会被孵化出来,一起抵御浪潮……


       最后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元康有了要和盾之勇者一起生活的愿望,这股欲望很强烈,让他随时随刻的在想那个绿眼睛的勇者,想尚文笑的样子,想尚文静静思考的样子,更久远一点他甚至还在想之前的尚文凶狠的朝他瞪眼的样子,和现在尚文做饭时被围裙勒出来的腰线……


      就这样心不在焉的走着,恍恍惚惚的枪之勇者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聚集起来的奇怪的人,被一张带着迷药的手帕轻松干翻在地。


      在昏暗的地下室,被捆的严严实实的丢在祭坛上。祭坛是所谓的三勇教的家伙们,似乎想将他“净化”?还说什么别让盾之恶魔迷惑了心神?一群蠢猪,元康恨恨的想,等本大爷拿到枪就把你们全杀了。


     带头的大祭司用刀划开他的手臂,血液流失让他感到头晕目眩了,反正只要一个勇者死了,自己的长枪技能就会回溯时间的吧,只是又要看那群猪猡诬陷尚文……枪之勇者意识模糊的想到,随后紧接着又唾弃自己都快死了还想着盾之勇者到底是要干嘛。


       随后他心心念念的盾之勇者带着一只黑色的菲洛鸟冲了进来。


      “元康君!”尚文一边展开盾牌为自己和小黑挡住飞来的箭,一边将刚刚摸到底枪丢给元康,“接住了!”


      拿到枪的枪之勇者猛的完全不像刚刚被放过血,在两小时之内。


      两小时之后的枪之勇者虚弱的趴在旅店桌子上伸着手让盾之勇者给他包扎伤口。黑色的菲洛鸟小黑经过这次战斗已经可以变成天使形态,正和盾之勇者一起数落他。


      “不要仗着自己强就为所欲为啊!元康君!”尚文几乎是凶狠的扯着元康手上的绷带,但在元康疼的抽气时又悄悄放缓了力气,“怎么会这么疏忽,要是你出事的话怎么办?”说到这,尚文眼底有些阴郁了,元康隐隐觉得不对,因为那谭春水阴郁的像他之前撇见到沼泽一样……所幸,当他想仔细看看的时候,尚文又像是纯洁无暇的小绵羊一样无害,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进三勇教总部的呢……


      “我在问你话,元康君,为什么,这么,疏忽就被抓走了?”尚文狠狠的扯了扯元康的绷带,质问到“一天都在想什么啊?老是担心我结果自己还这么不小心。”


      枪之勇者盯着盾之勇者,嘴一顺溜,或者说一直这么顺溜。


      “当然是在想你啊!”


      在说完之后就连元康自己都觉得不对了。


      两个大男人又对着脸红了一夜呢。


      之后枪之勇者如愿以偿的和盾之勇者与自己的菲洛鸟一起生活。


      抱着低头查看盾牌功能的盾之勇者,元康满足的将头埋在盾之勇者的毛领里蹭了两下便去看尚文专心的侧脸,超近距离。


      “别看我啊……我有什么好看的。”尚文也转过头看他,两人脸贴着脸,呼出的热气让枪之勇者有些脸红了。他扭头又埋在了尚文的毛领里,深深的吸了一口,随口答到“确实没什么好看的,但是我就喜欢看,怎么着吧。”


      枪之勇者沉迷毛领,没有看到盾之勇者悄悄地红了脸,而后面的菲洛鸟小黑吐了吐舌头。


      就算之后你还会面临死亡,时间还会一次次的回溯,我也依旧会找到你,我这双眼睛一直会看着你。就算没有菲洛碳,不不不要是有最好啦……


      我会看着无数个刚刚来到异世界的你,会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努力的升级的你,也许也会看见很多次死亡的你……


      我北村元康呐,还是第一次这么喜欢看一个人。


      枪之勇者偷看了盾之勇者很多次,在各个时间线,盾之勇者发现了一次。



〔卖号高亮〕开服咸鱼号,收手杖的老板看这里

开服号,玫瑰手杖弹簧都有,便宜转手,给有缘人啦。

占tag致歉,开服老咸鱼淡圈啦想把第五号出掉

这里列一下主要的皮肤,角色基本没买几个只是因为喜欢佣兵所以特意买了

杰克:有白纹手杖,其他玫瑰爵浅叶爵零零碎碎有几个
小丑:没有稻草人,有个平克,其他零零碎碎的绿皮不计
红蝶:有紫孔雀和白鲤,好像还有绿皮不记
佣兵:旧装弹簧寄生披风都有,后续出的皮肤就没有继续关注啦,剧情推演满星
空军:蓝皮一个,绿皮不记

其他角色就没有什么特别的皮肤啦,说是卖其实也不高价,基本什么价格都可以接受,虽然说当初还是小充了一百来块,但是不玩了就便宜点给有缘人啦。

有意者私聊,蟹蟹各位老板。